這段孽緣,優子沒想過會從高中到大學。她成績中上,不像希美跟霙能夠到東京念書,念的大學等級也是不上不下的中間學校,誰知道夏紀居然跟她同間大學。

 

  「妳怎麼會在這裡!」新生訓練固定行程要逛學校,人海茫茫她就這樣看到夏紀。

 

  「呦,妳太大聲,大家都看妳。」夏紀沒理優子的問題。

 

  「回答我的問題啦!」

 

  夏紀做了個鬼臉送她,跟著系上行動走開。

 

  兩人都屬於商學院,但選擇的系所不同,優子所屬的科系順序在夏紀科系的後頭,優子只能乾瞪眼看著夏紀離開,而堅持要問到底的她,晚上回宿舍立刻找出夏紀的房間,衝過去質問。

 

  還沒開學就有認識外系的人來敲房門,室友覺得夏紀不簡單。

 

  「嘛,以前高中同學,不是很重要的那種。」夏紀輕描淡寫地帶過。

 

  「妳才不是很重要。」

 

  「所以我對妳來說很重要?」

 

  室友們茫然看著兩人鬥嘴,關係明明就很好啊,夏紀到離開房間前嘴巴還不停地說話,跟新生訓練懶散的模樣不同。

 

  「所以妳到底為什麼在這裡啦?妳成績不是不錯嗎?」

 

  「想要的學校考砸啦,想怎樣?」

 

  「不想怎樣……。」優子不想氣勢弱下,「反正妳以後不要來找我啦。」

 

  「哈,現在找我的人是誰?放心我們系不一樣,課也不會一樣,根本不會遇到,不用特地來警告我。」

 

  被嗆得說不出話的優子做個吐舌鬼臉回敬夏紀新生訓練上的舉動,滑順淡褐長髮大氣一甩轉身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間。

 

  開學之後她們的確沒有交集,連不分學院的通識課程也沒有相遇到,優子樂得輕鬆,少一個整天惹她生氣的人,生活品質提升不知道幾千幾萬倍,她開心享受著大學生活,基本上優子是喜歡參與活動的人,不僅系上活動參與,學校裡頭音樂社團她同樣參加,走業餘路線與高中緊湊的吹奏社大不相同。

 

  她萬萬沒想到,她因此替自己招來許多追求者。

 

  其實優子外型可愛,個性雖然衝動,反倒增添她的魅力,高中沒追求者出現是她一心栽在吹奏社,沒時間,大學就不一樣了,時間寬裕許多,優子不害怕與男生相處,但她對這些追求者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要有人向她告白的場合,夏紀會莫名地出現,不管在走廊、操場、宿舍門口、校門口、圖書館、上廁所的途中……夏紀現身的時機總是恰到好處。

 

  沒想到有一天,夏紀居然成為她的救星,感覺超級不爽啊。

 

  而眾追求者們漸漸知曉優子有個不同系所的好朋友,總是相約一起去廁所、吃飯、念書、運動,感情融洽、形影不離,這天大的誤會,優子想說解釋而不能解釋萬分痛苦。

 

  每回路過都被優子攔截,看著優子假笑挽著她離開,等到沒人瞬間變臉,一副嫌棄樣,巴不得離她半徑十公尺遠的夏紀同樣無奈。

 

  「真的很煩,妳不會直接拒絕他們。」吃飯時間被擋箭牌的夏紀感到煩躁,現在要安靜當個邊緣人也不行。

 

  「妳不懂啦,這樣很尷尬啊!拒絕他們,以後見面怎麼辦,裡面還有學長啊……。」優子撥動餐盤裡的食物,把不想吃的食物丟到夏紀那邊。

 

  「慢著,妳在幹嘛,我現在當妳擋箭牌,還要當妳的廚餘回收啊?」夏紀用筷子止住優子可恥的行為。

 

  「我都忍耐對妳的討厭在跟妳吃飯了,妳幫我吃會怎樣啊!」優子說得理直氣壯,繼續努力把食物丟到對面餐盤。

 

  夏紀被優子的理由逗笑,「噗……講得好像是我求妳跟我吃飯,討厭我就不要找我啊。」不遑多讓,用筷子把東西丟回去,兩個人幼稚地玩起攻防戰,最後玩到累,夏紀還是幫優子把食物吃完了。

 

  碎念歸碎念,夏紀默許著優子抓她當擋箭牌,看到優子一臉不情願又無法向其他人解釋她這位所謂的好朋友,滿可愛的。

 

  匆匆度過一學期,升大學她們迎接第一個暑假,她們沒有相約,各自啟程回到京都,專心在家當個廢人的夏紀,沒有收到優子任何訊息,不禁咒罵她是個小渾蛋,需要她才會聯絡,不需要就放置她,過了半個月按耐不住的夏紀傳了訊息給優子。

 

  『欸,要不要出去玩?』

 

  秒讀。

 

  『呵,妳想我了是不是?我就知道我魅力十足。』

 

  大概可以想像優子得意的表情,無法當面嗆回去,夏紀真有點懷念了。

 

  『……到底要不要去?』

 

  『去哪?』

 

  『呃……遊樂園?』夏紀臨時隨便想出來的一個地點。

 

  『看在妳主動約我出去玩的份上,我就跟妳去吧。』

 

  『哈,我看妳是沒朋友吧。』

 

  優子送給夏紀一個已讀不回,看來又是她的勝利,夏紀冷笑著傳集合時間給優子,不管是語言還是打字,她皆贏過優子。

 

  照理夏日應有豔陽天,她們運氣好到約定的日子天氣碰上陰天,不刺眼不酷熱,適合出遊的最佳天氣狀況。

 

  優子沒有查詢遊樂園中有什麼設施,她認為負責約的人要負責帶她玩,但ˋ是她忘了約她的人是夏紀,她們去的是枚方公園(註一),規模不像環球影城那般大,但裡面的設施也不少,人潮不多不太需要排隊,然而夏紀帶著她第一個衝的遊樂設施是園內巨型的雲霄飛車,優子心裡登愣一聲,臉色有點難看。

 

  注意到優子臉色的夏紀,出了聲,「妳該不會不敢坐吧?」

 

  擺明嘲諷的語氣成功激怒優子,「誰說我不敢坐的!」

 

  「好哦,既然人不多,我們就坐三遍。」

 

  「誰、誰怕妳啊!」

 

  三遍過後,優子陣亡。

 

  搭完,優子立刻離開雲霄飛車,跑到外頭扶著欄杆嘔吐,夏紀拿著優子的包包,難得溫柔地幫優子拍背順氣。

 

  第二項遊樂設施夏紀選擇的是園內木造的雲霄飛車。

 

  「妳……是不是在玩我。」優子嘴角抽了抽。

 

  「妳又沒跟我說妳怕……放心啦,這個速度比剛才慢很多……妳不敢就不要玩,我不會勉強妳。」

 

  倔強的優子當然不肯承認害怕,她硬著頭皮坐上木製雲霄飛車,還是有些怕,她在出發前握住夏紀的手,夏紀凝視被握住的手,她可以感覺到優子在微微發抖著,沒有開口笑話優子,她加緊力道回握過去。

 

  木製的雲霄飛車如夏紀所言速度稍慢,但喀拉喀拉木製車廂與鐵軌碰撞運轉的聲響彌補了速度的不足,優子害怕木製不夠堅固,在搭的過程中解體,死命握著夏紀的手,一種死也要拖別人下水的概念。

 

  平安落地的優子感謝天感謝地讓她生命安全,在鬼門關前走到四趟的她體悟的活著的美好,夏紀沒忍住笑,得到優子的瞪視

 

  「妳還笑!」

 

  「我帶妳玩遊樂園中最好玩的兩項設施妳還嫌,我剛剛有說妳怕就不要坐啊,我又沒有逼妳。」

 

  「不管!接下來換我玩想要玩的設施。」

 

  夏紀擦掉眼角的淚,「我沒意見。」

 

  事先沒做功課的優子拉著夏紀找到園內地圖,當場研究裡頭輕鬆、愉快、不刺激性的遊樂設施,驚喜的發現園區裡頭有動物區,直嚷得說要去,已經把想要玩的設施玩完的夏紀當然順著她的意思,去了咖啡杯、旋轉木馬、碰碰車等低齡孩童也能玩的設施,後來的時間都泡在可愛動物區。

 

  「啊,好可愛喔!」優子不停往前湊希望能把動物看得更清楚。

 

  夏紀不懂,一隻浣熊懶散地躺在地上,優子也能覺得可愛,另一頭在水裡游泳的水獺比浣熊有活力多了。

 

  「幫我,我要跟牠拍照。」優子把手機遞給夏紀,浣熊適時翻身露出圓滾的肚子。

 

  「牠這樣,妳也覺得可愛?」

 

  「長得可愛做什麼都可愛。」

 

  「……這年頭動物也得靠外表啊。」夏紀伸手要接過手機,優子卻收回手,笑得奸詐。

 

  「我改變主意了。」她挽住夏紀的手臂,使力將她拉到旁邊,「我們一起跟浣熊拍照。」

 

  「我幫妳拍就好了。」

 

  「不要,哪有人出來玩都不拍照的。」

 

  在優子的堅持下,夏紀勉為其難地點頭答應,接下來優子拍了一堆兩人與動物的合照,夏紀沒多說什麼,十分配合她。離開可愛動物區後,她們在路邊找了長椅稍作休息,而夏紀去販賣部買東西吃。

 

  什麼嘛……笑得很開心啊。優子瀏覽方才拍的照片,忍不住吐嘈相片裡燦爛笑容的夏紀,忽然一根冰淇淋出現在眼前,引她抬頭,夏紀手中還有另一根。

 

  「不要說我對妳不好,請妳吃。」夏紀邊吃冰淇淋邊說。

 

  優子拿過冰淇淋,與口腔溫度相差甚大的冰冷凍得她瞬間閉眼,夏紀當然沒放過取笑的機會,然後下一刻她的反應就跟優子相同,優子當然毫不留情反笑回去,她們相互瞪視,莫名其妙開始比拚起誰先吃完冰淇淋的競賽,幼稚本性顯露無遺。

 

  最後的最後,她們的結尾是摩天輪,這似乎是一種慣例,來遊樂園一定要把摩天輪作為結尾。進入摩天輪的車廂,她們坐在同一側,夏紀對車窗外的景色沒有多大興趣,閉目養神著;優子不同了,她仔細看著地面的建築越來越小,到最高點時,夕陽的餘暉映襯市景,意識到一天的結束,疊層的疲憊感轉眼襲上心頭漫延四肢。

 

  優子閉上眼往夏紀的肩膀靠過去,換夏紀睜開眼了,她盯著優子的頭頂,模糊不明的情感萌芽在心裡。

 

  「謝謝妳,找我出來玩。」

 

  「......妳誠實的時候我還真不習慣。」

 

  「妳好煩哦……下次見面就是開學了吧。」

 

  「妳有良心嗎?我找妳出來,妳對我這樣。」夏紀忍不住碎念,她都肯主動拉下臉,優子竟然還如此對她,把不把人當朋友啊。

 

  「我要打工啊,不然我學費怎麼來。」

 

  「欸?」夏紀偏過頭,彎過去看優子,「妳怎麼沒跟我說?」

 

  「哼,妳又沒有問我。」優子撇過頭,夏紀搞得一副她什麼事情都要跟她報備一樣,誰叫她不問。

 

  夏紀差點被堵得說不出話,「嗯……那打工加油。」

 

  「……現在換我不習慣了。」

 

  開學之後,在課業上沒有交集的兩人,開始有了交集,優子坐教室的時候,夏紀很用力的捏了大腿一下確認不是幻覺,她從後頭進到教室,在前方的優子壓根沒看到她,開學第一周教授通常不會上課,夏紀坐在後頭,盯著優子的身影……

 

  果然,超怪的。

 

  教授講完上課規則、成績評分要點便早早放學生離開,優子沒找她打招呼就走了,而變化在第二周,優子聽完上課內容後,下課時間四處查看,發現夏紀的位置走了過去。

 

  「……我有點……忘了高中學過的部分……妳能不能幫我補個數學?」優子一臉不甘願。

 

  「妳學行銷跑來修財金的課幹嘛。」夏紀傻眼優子的求人態度,拜託人還皺眉、臭臉,完全不符合標準請託人該有的好聲好氣。

 

  「妳管我!幫不幫啦?」

 

  「妳不知道學商的首要條件是冷血無情嘛。」

 

  「……妳根本就在亂說……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妳求我啊。」

 

  「幫不幫?」優子拉著夏紀的手臂,又問了一次。

 

  「好啦。」希美被優子厚臉皮外加鍥而不捨的態度說動,她真是個好人,即使對方態度差,依然大度地伸出友誼雙手,「妳以後遇到不懂的地方到我房間找我,我大部分都在宿舍。」

 

  就這樣,優子經常蹭過去夏紀宿舍房間請教,最初聽到優子的問題,夏紀相信優子真的把高中數學還回去了,她不知道哪來的耐心從頭教優子一遍。她沒預料到的後果發生了……優子這傢伙從第三周開始幫她留位置……還在前面,她親愛的室友們認為好朋友感情好也不幫她留後排位置,這門課是連三堂上,通常她會選擇在第一堂補眠,於是她珍貴的補眠時間沒了。

 

  罪魁禍首還追著她問問題,然而她依舊不知道優子修財金相關課程的原因。

 

  更可怕的是優子跟她的室友變朋友,常去自然就變熟,現在優子進她們寢室連門都不用敲,累了直接躺在其中一人的床上休息,不過最常躺的是夏紀的床,她的寢室儼然成為優子的第二個家。

 

  夏紀的心態自最初的傻眼到現在的放棄,反正事情都已經變成如此,她被教授記住,算了;她的室友跟優子感情好,算了;她的床被霸佔,算了,就隨風而去,她不在意。

 

  某日,煩人的名義上好朋友騷擾夏紀討教不解的地方,在旁室友們不曉得聊什麼聊得很開心,突然其中一人問她們要不要去賞楓,一天一夜,看一天、睡一晚,隔天走人。

 

  十月底十一月初(註二)正是賞楓好時節,優子沒多想立刻答應。

 

  「妳暑假的時候不是打工賺學費?」

 

  「學費我自己來,生活費我家人會出,妳不用擔心。」優子語畢附贈一個吐舌鬼臉。

 

  夏紀立刻把之前擅自腦補的亂七八糟事情扔掉,回頭問室友有誰參與。

 

  「我們寢加優子先不加妳的話,四個人,還有兩個男生,一個是武田,一個是小山學長。」室友回答。

 

  「小山……學長?」優子臉色僵硬。

 

  「對啊。」室友沒多注意優子臉色,詢問夏紀,「那妳有要去嗎?」

 

  「我……。」

 

  「夏紀當然會去啊,有我這個好朋友在,她怎麼會不去。」優子截斷夏紀的話,不停地笑著。

 

  是的,那位小山學長也是優子的追求者之一,只是他低調沒讓人知道他向有子告白過的事情,而通常大家對優子告白都不會順利……因為有夏紀在。

 

  當優子拉著夏紀一直問該怎麼辦,她覺得很煩,那種煩躁不只是對優子,連帶夏紀對自己也感到煩躁,她拼命壓下。優子想來想去,決定裝死,反正一群人出去,小山學長應該抓不到時間,說不定人家已經不喜歡她了。

 

  賞楓的地點不遠,在學校附近的山頭,坐電車再轉乘可以到達,她們選定當天早上出發,下午就抵達了,主要目的是要拍照,所以沒有賞夜楓的行程。

 

  她們訂的房間也很妙,3、2、2,室友們拿了三人房鑰匙,男生們當然是雙人房,夏紀跟優子也是雙人房。她們各自前往房間放行李,打開房門雙人房的床鋪不是單獨兩張單人床,而是一張King size的雙人床,優子察看夏紀反應,以為她會說出嫌棄的話,夏紀表情平靜,她放下行李,走到窗戶邊,窗外能夠看見部分景色,綠、黃、紅三色楓葉巒疊,清風吹動樹葉沙沙聲。

 

  走到地面欣賞楓景又不同了,挺拔的楓樹上頭艷紅橘黃的葉子半遮半掩著天空,偶爾被吹落片片的楓葉顯得秋日的寧靜蕭索,如此景色作為相片背景格外有意境。

 

  大家拍完合照,紛紛散開去觀賞自己有興趣的部分,優子再找夏紀,打算跟她一起行動卻找不到人,赫然發現留在現場的只有她跟小山學長。

 

  「嗨。」小山尷尬害羞地朝優子打招呼。

 

  「哈哈,嗨……學長。」優子萬分希望夏紀能夠再次神奇的出現。

 

  「學妹妳晚上有空嗎?……要不要一起賞夜楓……。」

 

  「我……。」

 

  夏紀的身影果然出現了,知道夏紀的事情,不等優子回答,小山立刻搶白,「那我就當妳同意囉,晚上門口見。」

 

  「不是我……。」小山迅速離去的背影,優子知道自己說的話對方也聽不到了,她轉頭質問夏紀,「妳剛剛去哪裡了?」

 

  「我去上廁所啊。」

 

  接下來優子也沒心情看楓景,因為她的心情如同掉落的紅葉般,她獨自回房,用棉被蓋住頭縮在床上,沒多久後,夏紀回來了,她一把掀開棉被。

 

  「妳幹嘛啦!」優子試圖搶回被子,被夏紀單手抵住額頭,行動失敗。

 

  「真的不喜歡,直接拒絕就好,有什麼好煩的。」

 

  「妳不懂啦!」優子躺在床上,斜看著夏紀,「欸,妳晚上再路過一次好不好?」

 

  「不要。」

 

  「不要就算了。」優子鬧脾氣轉身,通常接下來夏紀就會無奈答應她,可是她遲遲沒等到夏紀出聲。

 

  她等到是巨大聲響的甩門聲,她驚愕地坐起身子,夏紀留給她的是滿室寂靜,她知道了,夏紀在生氣。

 

  她不是不懂夏紀所說的,可是她懂那種很崇拜或喜歡一個人,對方卻沒那麼喜歡妳的心情,對於追求她的人優子不輕易接受他們的示好,她感謝他們的喜歡,她只是不想讓他們難過而已,夏紀也幫她很多忙……優子想了想她很少對夏紀表達感謝,她知道夏紀總是幫她,態度漸漸變成理所當然……難怪夏紀會生氣。

 

  優子不敢離開房間,怕離開會錯過遇到夏紀的機會,她想跟夏紀道歉與道謝。時間越來越臨近小山學長約定的時間,夏紀仍沒有回房。

 

  懷著猶豫不安的心情,優子按照約定去跟小山學長碰面。

 

  小山學長顯得很開心,他想這次應該不會再被打斷,優子又願意來成功機率很高,完全沒注意到優子的心不在焉。

 

  優子回神的時候,發現他們走到白天拍照的地點,燈光照映著楓葉對比異於白天的綺麗風采,大概這趟旅行是刻意安排的吧,其他人清不清楚學長的想法優子不是很在意了,這次她不能再靠夏季幫忙,要自己面對。

 

  「優子……。」剩下兩人獨處,於是小山直呼名字,他害羞地抓抓頭。

 

  優子這次認真觀察對方,其實學長長相不錯,斯斯文文帶著粗框眼鏡。

 

  「欸,你們也在這裡啊?學長好。」

 

  憑空出現的夏紀成功打亂曖昧不清的氣氛,讓所有追求者畏懼的女人,有她在告白一定不會成功。小山學長困窘地看夏紀走近他們,聽著夏紀問優子為何不等她一起賞夜楓,先走掉。

 

  這次計畫又泡湯了,小山說話微帶著喪氣,「那個……我先走了,妳們慢看。」

 

  「妳不是在生氣嗎?為什麼還來幫我?」確定小山走掉,優子才開口說話。

 

  「喔。」夏紀連說話都不想說,轉身準備離開。

 

  優子眼明手快兩隻手拉住夏紀的手腕。

 

  無法動彈的夏紀只好回頭,「幹嘛,妳不是討厭我嘛。」

 

  「我……對不起,我知道妳的意思……只是我知道被拒絕的人會難過,所以總是用妳當作藉口……只要久了他們就知道沒有機會……我一直把妳的幫忙當作理所當然,沒有跟妳說謝謝……對不起。」

 

  夏紀先環顧了四周,景色完美,難怪小山學長選這裡告白,「……所以妳不喜歡被告白?」

 

  「也不是……不喜歡拒絕人而已,讓別人難過我覺得很不好。」

 

  「嘛……我喜歡妳喔。」

 

  愧疚的心情整個被破壞殆盡,優子看著夏紀平淡的臉色,大概又在鬧她了,「我在說正經的,妳還要鬧我……是是是,我也喜歡妳,這次不嗆妳……。」

 

  夏紀空餘的手扶著優子的臉,優子還在想夏紀到底想幹嘛,夏紀放大的臉震驚了她,她完全無法思考嘴唇上溫熱的觸感。

 

  等到夏紀覺得差不多,她退開了一些距離,直是優子眼睛,「我對妳是可以做這種事情的喜歡,這樣妳知道我很煩的原因嗎?」

 

  不知道,鬼才知道。優子默默被夏紀拉回房間,把她安置在床上後,夏紀跑去刷牙洗臉上床睡覺。

 

  優子後知後覺的也跑去刷牙洗臉,對,睡一覺起來,她就可以好好思考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但是她睡不著,腦袋不斷重複播放夏紀說的話,擾得她無眠,躺了好一會,仍沒有想睡的跡象,她看著旁邊夏紀側躺的背影,竟然睡的那麼香,她沒忍住,出腳踢了夏紀一腳。

 

  呼吸聲加重了,夏紀轉過身,紫瞳在暗黑中熠熠生輝。

 

  「妳幹嘛。」

 

  優子有種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我睡不著,都妳啦!」

 

  「妳幹嘛…..幹嘛親我啦!」

 

  「……我想我告白失敗的話,賺個吻回來也划算。」

 

  「……妳流氓啊!」聽完夏紀的理由,優子多踢了幾腳,夏紀身手自然比她好,隨便就把她的腳夾住了。

 

  「妳現在跟流氓說妳睡不著,是想跟流氓做睡不著的事情?」

 

  優子感覺到跟體溫不同溫度的手貼到她衣內逐漸往上攀爬,她緊張地閉上眼,結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夏紀收回手轉身背對她,「沒事就快睡覺,明天爬不起來我不叫妳。」

 

  仔細聽著夏紀的呼吸聲漸漸平緩,優子這次輕輕地踢了夏紀,確定她睡著之後,慢慢地靠過去,頭貼著夏紀的背。

 

  夏紀隔天早上是被冷醒的,優子一手一腳橫在她身上,不用多說棉被一定是這個小渾蛋踢下床,她睡姿很好,從來沒有發生被子不見的事情,她掰開優子手腳下床,把棉被撿起來重新蓋在優子身上,現在要夏紀睡回籠她也睡不著,她決定先去拿早餐回來房間。

 

  房門外遇到了不意外的人,小山學長。

 

  他回去思考後,他想在這趟行程中把心意告訴優子,既然夏紀常出現打斷,那就直接拜託夏紀製造空間給他,但經過昨天一夜,小山不知道他找錯對象了。

 

  聽完對方來意,夏紀內心笑話他,在別人眼中她有什麼,她有優子好朋友的名義,不利用白不利用。

 

  「學長不是我不幫你,你知道我是優子的好朋友……。」夏紀誇張了語重心長的口吻,半真半假地玩學長,「其實優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她又怕直接告訴跟她告白的人,他們會難過,才總是用我當作藉口。」

 

  聽完夏紀的話,小山神情黯然不少,「我知道了……能讓我知道優子喜歡的對象是誰嗎?……我不會對他做什麼,我只是想知道對方好不好。」

 

  「是優子高中社團同學。」夏紀拍拍小山的肩膀,「你放心,她對優子很好,常常照顧她。」雖然覺得她很煩。

 

  「……謝謝妳告訴我。」

 

  目送小山學長離開,夏紀露出滿意的笑容,以後優子不敢拒絕,就讓她拒絕好了,完全不知道情敵在眼前還出言感謝,莫名爽快暢然於心。

 

  除了優子太彆扭之外,這也是她們後來低調的原因之一。

 

 

完。

 

 

 

  註一:枚方公園位於大阪衛星城-枚方的一角,適合帶小孩的一家人一起出遊。占地面積16萬平方公尺,屬於小型的遊樂園,巧妙利用了起伏多變的地形,配置了多達43種遊樂項目。

 

  註二:日本賞楓時間,從九月到十一月,北部最早開始。

 

 

  我只是寫完返校,發現夏優好像可以寫個告白就……動手了。
  因為寫希霙寫到被閃,決定暫時先換CP寫。
  另外原因就是寫夏優感覺會比較輕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拾貳業 的頭像
拾貳業

樹洞集散地

拾貳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