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紅酒綠,閃爍的七彩霓虹隨著狂亂的舞曲奔流於晦暗的空間裡,稍遠的吧檯因距離些微沖淡音樂帶來的狂躁,區隔出另一番天地,酒保小哥微笑將調製好的雞尾酒輕輕推至女子面前。

 

  女子支著頤,半闔眼皮透漏的是週五的疲憊與放鬆,紅唇、白衫、套裙、黑絲,一身上班正裝也沒換下,她只將襯衫的最上頭的鈕扣解開,簡單讓所有身上要素揉成迷人慵懶,細長的指頭緩慢地敲打木質吧檯,她知道的,好幾道視線盯在她身上。

 

  女子一道一道地回看過去。

 

  第一個是中年男子,留著整齊的小鬍子,身材修長,中年男子朝她舉杯,女子同樣禮貌回敬,細細抿了一小口,中年男子以為有機會想靠近,女子驀然移開目光,中年男子頓下腳步,不以為意地勾了勾嘴角。

 

  第二個男人氣質介於青澀與成熟交界,唇紅齒白的小年輕,是小女生會喜愛的類型,女子歪頭皺眉,似乎在苦惱什麼,小年輕也不著急,女子最後送個微笑,將目光落在第三人身上。

 

  第三個男子濃眉大眼,頭髮俐落削邊,女子由上至下掃視對方,隱藏在衣物底下的身材看得出有長期鍛鍊,濃眉男子顯然十分有自信,女子挑了挑眉,隨即轉身獨自品嘗雞尾酒。

 

  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皆有意靠近女子,誰也不想放棄,一時之間,女子身旁多了三個男人,女子沒拒絕他們聊天交談,可注意力始終放了一絲游移在外頭。

 

  夜晚越夜越美麗,千百張面孔熙攘地進出,最先抽身的是中年男子,老練的雙眼早已明白女子的心意,早早退去尋找其他目標,時間推移,小年輕看了看腕上手錶,雖然女子讓他心癢難耐,可他沒多少耐心去耗,選擇離開了,女子目送小年輕的背影,剎那被進入酒吧的人群吸引,總算露出一抹滿意的淡笑,濃眉男子以為自己有了機會,想縮短距離卻被女子以指封口。

 

  「抱歉,也不是你。」女子俏皮地眨眼,無情又似多情,這次換她離開,濃眉男子看著桌上空杯,悶悶地坐在原先女子的高腳椅,向酒保點酒。

 

  林明熙皺著眉頭,她很不能適應酒吧的氣氛,吵雜的音樂震得她頭疼,要不是同學逼著她來,她是絕對不會踏入這個地方,同學們還刻意把她擠在座椅中間,她忍著十分鐘,用去廁所的理由離開,不過大家都明白林明熙的性格,用尿遁的理由絕對不會尿遁,大大方方地讓她走。

 

  林明熙走到廁所,隔絕了惱人的音樂,廁所比她想像得明亮乾淨,但有濃濃的煙味縈繞在裡頭,她倚在洗手台旁,她還記得臨走前有人嚷嚷要她回來喝十杯,想到頭又更疼,林明熙沉浸在該用什麼理由離開的思考中,陌生人進出廁所她也不會在意,卻偏偏有人站在她面前,要不在意也難。

 

  「……請問……有什麼事嗎?」林明熙前後左右檢查自己位置,她站的位置完全不會擋到人梳妝洗手。

 

  「妳想離開沒錯吧?」女子噙著笑意,林明熙無論長相還是氣質全都與酒吧格格不入,近看還真是滿意林明熙的五官。

 

  林明熙這時才認真觀察女子,明明一身上班族正裝,莫名能夠撩騷人心,至少她的心有撩騷到,她沒有太在意這件事,她點點頭回應女子。

 

  「我可以幫妳,需要幫忙嗎?」

 

  女子嘴唇一張一合,林明熙眼神聚焦在紅唇……她感覺自己很奇怪,今天總是注意在一些…..平常她不會注意人的地方,但她對女子不反感,女子給她印象十分舒服,完全感受不到惡意,她又點頭,任由女子握著她的手出去。

 

  林明熙回來帶了一個女人讓同學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女子鬆開手,攬住林明熙的腰,還沒開口,同學們立刻會過意,紛紛興奮的鼓譟起來,酒吧嘛!他們都懂!林明熙不懂他們態度轉變,一直哦來哦去的,女子如此輕易的將她帶離開,林明熙感到神奇,到酒吧外頭都還想不透。

 

  「謝謝妳。」林明熙有禮貌的向對方道謝。

 

  「如果謝謝我,能不能收留我一晚呢?」

 

  「啊?」林明熙沒想到女子會提出這樣的要求,直覺想婉拒,又想對方該不會有什麼難言之隱,想東想西腦補一堆,她又看了女子,只有一晚而已,應該沒關係,「我租屋不大,希望妳到時候不要後悔。」

 

  「不會的。」女子溫柔的語氣帶著不明的曖昧。

 

  林明熙帶著女子回到她的四坪小套房,房內一片漆黑,唯有外頭月光穿過窗簾投映於床鋪,林明熙伸手正要開燈,卻被女子抓住手,女子關起門,林明熙還反應不及,她就被壓到門板上,柔軟襲上她的唇,她的大腦隨即空白,女子的吻十分溫柔,林明熙腦袋是空白了,舌頭卻逐漸跟著女子共舞,女子見林明熙沒有抗拒,起初的溫柔開始變調,放膽去掠奪交纏。

 

  等林明熙被壓到床上,女子放開她的唇,她見到月亮映照的靡靡銀絲才讓她回過神,她雙手抵在女子胸前,「所、所以......大家才會讓我走?」

 

  「嗯。」女子倒也不惱,她坐在林明熙身上,把襯衫的鈕扣一顆一顆解開,隨手丟在地板,林明熙看著女子的衣服一件件退去,心臟噔咚噔咚的。

 

  「我們……這算….一夜情?」事態的發展完全超乎林明熙的想像,她從沒想過收留是這種意思。

 

  「妳想要停下來?」女子的胴體展露在林明熙眼前,溫柔妖嬈的風情讓她把不梗在喉嚨,女子笑容嬌媚,撫上林明熙的臉,湊到她耳邊,「妳遲疑了。」

 

  女子說話的熱氣呵在她的耳珠,林明熙以前都沒思考過自己的性向,現在的她讓女子擾得困惑,女子或輕或重地啃咬她的耳肉,酥麻的感覺刺激林明熙,她忍不住縮到一旁,女子發出琳瑯笑聲,追了過去,由耳朵重新吻到唇,為了要脫林明熙的衣服,女子把手伸到林明熙後頭,因此稍微挺起上身的林明熙被月亮的光線照了一眼,突兀想起一首歌,月亮惹的禍,她就是被月下的女子惑住的,她為自己找到了理由。

 

  女子肆虐完頸項,手來到林明熙的胸前,她捏了捏林明熙的柔軟,手掌可以掌握,真的不大,但聽說胸小的人十分敏感,女子吸吮著左胸,右胸不忘逗弄乳尖,不斷交互輪流,針刺的痠麻又舒服又難受不斷攻擊著林明熙的理智,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體溫漸漸上升,那樣的熱度讓她躁動,女子玩夠後,邊留下印記邊前往那幽密之處,女子朝腿心出手,早已有了濕意,即使林明熙是被她半推半就,其實身體還是享受的,便轉了方向朝腿心敏感處。

 

  林明熙感覺女子摸的地方讓她更加難熬,彆扭的痠麻感更甚,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受累積在她的腹部,連腳趾都蜷縮起來,林明熙的呻吟本來是小小的,後面越來越大聲,女子欣賞林明熙的模樣,明白她想要什麼,揉捏更加快速,林明熙終於贏來第一個高潮,她整個身子不受控的弓身抖動。

 

  高潮過後,林明熙身體軟了下來,她看著女子,理智稍微回歸,她現在真的跟陌生人上床,這是怎樣瘋狂的夜,夜還沒結束,女子拉開林明熙的雙腿,低頭下去,才享受完高潮的林明熙身子仍然敏感,女子用唇舌含弄吸舔花核,撓癢酥麻再度醞釀起來,不僅如此,女子手指進入了林明熙的體內,感受一會緊致接著開始進出,一波波情潮打地林明熙無法招架,讓她同化成水般癱軟。

 

  女子要了林明熙兩次後,沒有繼續第三輪,她往下碎吻,不放過林明熙每一寸身體,連十隻腳趾都含遍了,林明熙害羞看著被女子行為,女子由從指頭吻回她的唇,深深地嬉耍一番,最後靜靜抵著林明熙的額,她等著林明熙平息喘氣,

林明熙平穩呼吸後,睜眼一開,對上女子的眼眸,濃墨的眼瞳似能將人吸進去。

 

  「妳不想碰我嗎?」

 

  林明熙一開始就是被女子赤裸的身體給誘住,兩人換了位,林明熙從上方細看女子,動了情後,女子的臉孔及身體更加增添一股渾然天成媚態,不管她說什麼,林明熙都會去完成,新的一輪再度展開。

 

  一夜縱情,當然是睡到自然醒。

 

  林明熙醒來過後,發現枕邊人消失得無影無蹤,若不是身上的酸軟還有印記,她真以為昨晚是一場荒誕夢,手機訊息鈴聲打碎她的發呆,她往床頭櫃一伸,不僅摸到了手機還摸到了一張紙……

 

  『妳不適合去酒吧,但妳適合我。』

 

  林明熙看字體工整的語句後頭附帶一組電話號碼及紅唇印,另頭手機同學們瘋狂傳訊息問她昨夜狀況。

 

  究竟是誰惹的禍?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拾貳業 的頭像
拾貳業

樹洞集散地

拾貳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