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剛升高三

 

 

  久違晉級全國大賽的北宇治並沒有為北宇治吸引到對吹奏越有興趣學生,沒落十年的學校、年輕無名的指導顧問,外人頂多將北宇治晉級視為奇蹟,不會多想。

 

  這屆部長與副部長可說是關鍵的一屆,北宇治未來是向上發展還是向下淪落,得看這一年的發展,不得不說這是屎缺,去年畢業生有二十七個,等同於主力少了一大半,開學後優子夏紀認真地宣傳吹奏部,那種積極又不能太顯露分寸太難拿捏,夏紀的作用大概是不讓優子的積極嚇跑新生。

 

  為了方便,優子收集新生的入部申請書再統一交給瀧昇簽名,等到入部申請書數量可填補去年畢業生主力時,優子感動地快要哭了。

 

  「太好了。」優子握拳小小慶祝接任部長的第一個難題的完美解決。

 

  「呵。」

 

  「妳笑什麼?」優子往聲音來源處瞪了過去。

 

  「沒有啊,我沒有笑。」夏紀抓抓耳後,轉頭避掉優子的瞪視。

 

  「妳有,妳剛剛有笑!」

 

  瀧昇保持溫柔的笑容看著青澀的學生們。

 

  人員招齊完畢,接下來就是新生選擇想學的樂器,去年不在場的瀧昇今年出現在分選樂器現場,瀧昇也沒多作指示,優子便依著該走的流程進行,等到選擇前的樂器解說她才想起,雙簧管與巴松管分部……只剩下霙一個人,霙……行嗎?

 

  霙也沒注意到這件事情,她看著各分部長輪流上台講解時,被優子唱名上台解說,去年同部學姊替她講了,所以她不用上台,她無措地看了希美。

 

  「不要緊張,加油。」希美沒出聲,用唇語表現。

 

  收到希美打氣的霙,好像真的多了幾分勇氣,身形微微不穩地走到眾人前面,優子遞給她展示給大家用的雙簧管,帶著擔心的表情離開,她如果有稍微記得雙簧管的特色霙就不用上台了。

 

  甚少成為眾人注目的對象,一下子受到許多目光的霙被平息的緊張重新復燃,「……那個……雙簧管……有兩個簧片……。」

 

  大家等待霙的開口,遲遲聽不到下一句說出來。

 

  「為什麼我會忘記這件事情啊。」優子陷入苦惱。

 

  「妳怕什麼,老師在啊。」夏紀示意瀧昇的方向。

 

  殊不知瀧昇還沒上場,希美先搶了一步上去。

 

  「……雙簧管聲音的特色是甜美略帶尖銳細緻,似鼻音的聲響,音域有兩個八度半,適合獨奏……剛剛我旁邊學姊提到的兩個簧片,是吹奏雙簧管重要的東西,吹奏者需要用嘴唇控制吹動簧片而發出聲響……。」

 

  霙慌亂的情緒平靜下來,聽著希美解說雙簧管,有點小開心,沒想到希美這麼了解她的樂器,嘴角隨之微微揚起。

 

  「……總而言之,雙簧管是個很棒的選擇,歡迎學弟妹來學。」希美不長不短的介紹中只挑選雙簧管優點部分,關於雙簧管演奏控制困難、價格昂貴諸類小缺點……學校也不是沒有樂器,之後對雙簧管有愛的人就會努力練習,她也是為了吹奏社的未來著想。

 

  跟她想法一樣的不只一人。

 

  「傘木同學說得不錯。」瀧昇難得當面誇獎人,他走到前頭拿起巴松管,微笑地對著他們,「巴松管部分交給我來講解,辛苦妳們了。」

 

  瀧昇說出這句話時,二、三年級紛紛對瀧昇行注目禮,巴松管自從去年兩位學姐畢業已經沒有人,其他多的是顧問老師強制學生轉職,瀧昇老師居然選擇從一年級培養……真是無恥。

 

  「老師完全清楚自己這張臉的優勢啊。」不想承認,可確實有一部份新生衝著顧問老師年輕又長得帥而加入吹奏部,優子當時選擇成為共犯結構,反正新生進來後就會被這張帥臉磨練到失去興趣。

 

  「我第一次發自內心想跟隨瀧老師。」夏紀驚喜瀧昇的親自出馬,夠陰險,台下明顯有一群學妹自瀧昇上台後,眼神都不一樣了。

 

  「老師是認真的啊。」希美聽著瀧昇與她一樣淨挑選巴松管的優點,顛倒黑白功力比她更上一層,比起強制轉職,心甘情願地練習效果也比較好,她能理解瀧昇。

 

  霙的注意力倒不在瀧昇解講,她在回味希美前面介紹雙簧管的台詞,微笑始終沒有退去,不過不知道回到第幾遍,霙終於發覺不對勁了。

 

  「希美。」

 

  「怎麼了?」

 

  「為什麼……妳沒有說雙簧管很難練……。」瀧昇因為是老師,優子不方便直接趕他下台,所以巴松管的部分較長,霙側耳聽見瀧昇的話,「……老師也一樣……沒說巴松管不好練。」

 

  的確,雙簧管與巴松管都是演奏技巧複雜,價格昂貴的樂器,容易讓初學者卻步……也是這樣瀧昇親自招人的原因。

 

  「噓,這不可以讓新生知道,不然就沒人想學雙簧管跟巴松管了。」

 

  霙凝視希美的表情,點點頭。

 

  體驗樂器時間,瀧昇除了自己留下,也讓希美幫忙輔助霙,長笛算是主流樂器他倒不擔心,況且長笛手還能兼任短笛手。瀧昇的插手也讓以往冷門的雙簧管及巴松管前多了一些人排隊體驗。

 

  最終結果,瀧昇觀察被吸引學生的嘴型,主力放在兩位女學生,單純的女高中生哪裡是在社會打滾過的成年人對手,自然點點頭,一生追隨巴松管去了。而雙簧管,零人……學弟妹表示,雖然三年級雙簧管學姊很可愛,但是好難吹啊。

 

  放學後的夕陽將希美跟霙的影子拉得長長,沒人選擇雙簧管,老師安慰她們要她們不要想太多,說不定來年有會雙簧管的學生加入,下策就是抓一支單簧管去練雙簧管。

 

  「好失敗啊,居然沒幫妳拉到一個人。」無奈能用如此輕鬆的方式表達大概只有希美做得到了。

 

  「嗯……沒關係……今年還有我在。」

 

  希美愣了愣,笑容一下炸開了,「是啊,還有妳在。」

 

  新生正式選完樂器後,各組的練習隨之開始,短笛及長笛組今年收到三個人。原先短笛部分,二年級有人自願兼任,除了兼任者外,其餘高二、高三的人先仔細的教導一年級長笛的相關知識,之前體驗樂器人多時間趕,沒辦法講得太詳盡。

 

  希美負責的部分是初學者的基礎樂理,加上先前分部長會議討論,所以其他分部毫無經驗的人同樣被送到長笛組的教室。這部分給她教剛好,對音樂了解廣博,即使退部後一樣到外面組社團,能力還更上一層,基礎可是十分紮實,她也不避諱讓人知道她將來想念音樂系,說起來希美回歸對吹奏部幫助很大。

 

  希美在數著人頭時,眼尖發現拉門有顆人頭影子,大概是害羞忘記講要參加樂基礎的新生吧,她上前開拉門,不小心拉門力道太大,發出巨大聲響。

 

  「糟糕啊。」希美閉上眼唉嘆一聲,下秒發現眼前被嚇到的不是新生,而是霙,「霙,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霙抓著自己的衣襬,「沒有學弟妹可以教……。」

 

  「原來,勤奮的人偶爾也想偷懶啊。」剛開學這幾周吹奏部會比較輕鬆,主要是讓新生熟悉社團,像霙不需要帶學弟妹,又沒有吹奏相同樂器的夥伴等同於沒事做,想到這希美忍不住想,霙到底是如何在社團裡一個人堅持不停的練習。

 

  「……我沒有想偷懶。」

 

  「先進來吧。」希美笑意加重,在進教室前補了一句話,「以後妳想來找我就直接來吧,短長笛分部隨時歡迎。」

 

  「怎麼突然說這個?」

 

  「因為想到以前妳都是一個人練習啊……總不能讓一起考大學的夥伴感到孤單,這樣有一起奮鬥的感覺。」

 

  「一起?」

 

  「嗯,一起。」

 

  得到希美的承諾,霙不知道如何處理心裡的情緒,一方面對於希美的話感到感動,另一方面又往壞的地方想去,她跟著希美進入教室,往較空曠的地方挑選位置與高一新生隔開距離,專心聽著希美的解說。

 

  可能是想要驗證希美說的話,之後霙真的有去了幾次短長笛分部,連她都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 她的出現分部裡的成員完全不感覺突兀,有時還會找她聊天,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希美跟霙關係很好,要找霙往兩個地方找就對了,一是走廊,二是短長笛分部。

 

  感受最深必定屬於夏紀,她跟霙、希美同班,從白天看她們前後位討論課業,到下午社團時間聚一起,不知道她們初中同班同社團的前提,誰也想不到個性迥異的兩人是好朋友。

 

  Sun Fes即將到來,優子讓夏紀去通知各分部長時,夏紀又看到霙出沒在短長笛分部。

 

  「沒想到妳跟霙關係這麼好。」夏紀交代完開會時間,沒忍住感嘆一把,也不想想誰在重新入社前最常跟誰相處。

 

  「幹嘛,我都沒說妳跟優子,妳現在來說我。」聽見夏紀微妙的語氣,希美笑了。

 

  「嘛,覺得不可思議而已……妳跟霙個性差這麼多,退部後也沒看妳找霙過……還有什麼我跟優子,都快被她煩死。」

 

  「不要再嘴硬了。」希美回頭看著教室中的霙,閉眼沉思,「霙對我而言是……特別的朋友……退部那段時間,總覺得碰見霙很難為情啊。」

 

  「難為情?」

 

  「沒遵守約定而逃走的朋友,妳會怎麼想?」

 

  「揍她吧。」夏紀想都不用想立刻回答。

 

  「可怕的女人,好險我不是跟妳約定」希美故意拉開與夏紀距離,夏紀送了一個白眼,隨後兩人大笑,笑完希美開口,「霙,她一直用她的方式在支持我……簡單說,我覺得她懂我、懂我的音樂。」

 

  初中時她隨口說社團裡沒有雙簧管,結果沒接觸過樂器的霙選擇了對初學者不友善的雙簧管;初中最後一年府大會的廢金,她對霙約定高中重新開始,沒想到她離開了,霙卻依然堅持著;印象最深刻是暑假時霙詢問她退部原因,那時候她才知道霙把自己看得很重要;最後高二快結束時,換霙對她約定考同一間大學,讓她下定決心走音樂這條路。

 

  一路回想,音樂這條路上,最支持她的人不是她的家人,而是霙,想著想著暖意爬上心頭。

 

  「…..妳們學音樂就不能講明白一點嗎?」抽象的形容讓夏紀無言。

 

  「妳不是也有學音樂,上低音號啊。」

 

  「我不說了,說不過妳。」

 

  說不過的夏紀轉身送給希美一個瀟灑的背影,希美回到教室裡,霙靦腆地拿著雙簧管找她合練,儘管之前她們合練過好幾次,每次霙依舊害羞地詢問她,希美輕勾嘴角,心中暖意更盛。

 

  往後她才明白,原來這種感覺叫做喜歡。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拾貳業 的頭像
拾貳業

樹洞集散地

拾貳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