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點大二

 

  -

 

  因為雙主修兩邊跑,希美沒什麼注意新進來的新生,麗奈出現在她跟霙的面前時她才知道麗奈跟她們同間大學,高中她對這個傲氣有才華的學妹有印象,沒想到大學還有緣分。

 

  「學姊請問妳們Sun Fes有考慮去看嗎?」

 

  「啊,我還沒跟希美說。」

 

  希美聽兩人熟絡的語氣,什麼時候關係變好她怎都不知道。

 

  希美舉起手,「有人願意跟我解釋現在是什麼狀況嗎?」

 

  「久美子想趁Sun Fes的時候約大家聚餐,現在確認名單中,因為我跟學姊們同校她就拜託我詢問了。」名單中只剩下這兩人沒確定,每天早上看到手機訊息久美子留一堆話,無法言喻的煩躁與無奈同樣每天鬥爭著,促使麗奈想趕緊解決這件事情。

 

  「Sun Fes啊。」希美惆悵嘀咕,去年她不僅沒去Sun Fes,北宇治的全國大賽也錯過了,要不是有霙拉她一把,現在的她大概不會重拾長笛。

 

  「希美,要去嗎?」

 

  「去啊,為什麼不去呢。」

 

  「我知道了,我會轉告久美子。」麗奈點頭示意離開。

 

  東京與京都的距離遙遠,她們回去京都的時間大多選定長假,霙傳訊息給父母說要回去時,父母很意外,最熱烈歡迎她回去的是她家的貓,一聽見開門聲馬上出現走到玄關,親暱地磨蹭,霙俯身摸摸貓咪毛絨的下顎,貓舒適地細瞇起眼睛。

 

  霙邊摸邊想,不是貓嗎?怎麼行為像小狗。

 

  「回來了啊,先把東西放在房間吧。」霙母也走了出來,觀察許久不見的女兒,外表越發成熟美麗,忍不住隨口一問,「霙,妳在大學有沒有......認識什麼人?」

 

  「嗯?」霙不懂媽媽的問題,發出疑惑的語調。

 

  「妳是不是談戀愛了?」

 

  霙眨了眨那雙漂亮的粉瞳,「沒有喔,媽媽,妳多想了。」她提起行李往房間走去,她關上門才鬆口氣,希美說等到她們畢業有穩定的經濟能力再告訴家人她們的事情會比較好,可是她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媽媽會問她?想破頭都想不出原因,霙決定放棄思考。

 

  在另一頭的希美也碰上同樣的問題。正常啊,孩子念上好學校,將來出路已經穩固了,接下來該關心關心孩子感情部分。

 

  希美打哈哈混過去,接著小試探父母,「如果我都遇不到人,沒有嫁人呢?」

 

  「妳是想吃家裡一輩子喔,孩子的爸,你說。」

 

  「希美妳是個有主見的人,爸不擔心妳的將來……」向來和善的父親雙叉著手在胸前,難得嚴肅說了段意味深長的話,「妳總會遇到妳想過一輩子的人,不管對方是誰,好好把握就好。」

 

  「孩子的爸你在說什麼?」太過意味深長希美的母親沒聽懂。

 

  聽完父親的話,希美懷著忐忑的心情回房,難道她爸在暗示什麼嗎?霙的電話恰好打來,她連忙接起。

 

  『希美,剛剛我被媽媽問有沒有談戀愛。』霙側躺在床上,手指圈著髮尾。

 

  『好巧,我也是,然後呢?』

 

  『妳說要等我們畢業再說,我說了沒有就趕快跑回房間……媽媽到底怎麼看出來的…..妳呢?』

 

  『我混過去了,不過我爸說的話好像在暗示我什麼……。』

 

  『妳爸爸說什麼?』

 

  『他說……我總會遇到我想過一輩子的人,不管對方是誰,好好把握就好。』

 

  霙以為希美下一句會說妳就是我想過一輩子的人,結果話語就斷了,『……妳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還要說什麼?』

 

  『希美妳是笨蛋。』霙無奈地埋怨。

 

  『我哪裡笨?』

 

  『就是笨蛋。』

 

  『哪裡笨?』

 

  雖然口頭上一個一直在罵對方,另一個一直挨罵,但是誰也沒有把手機掛掉,樂此不疲完著願打願挨的對話。

 

  京都夏日的艷陽熱得讓希美綁起頭髮,即使如此也不能忘記防曬,鴨舌帽、薄外套、陽傘,希美全都帶上了,她與霙相約在遊行入場處等,左顧右盼環查四周懷念的熟悉浮然而出。

 

  霙今天穿著黑白碎花無袖連身裙,她小跑步到希美旁邊,額頭臉頰滿是薄汗,希美不可察覺地皺眉。

 

  「太陽這麼大,妳今天就穿這樣,連陽傘都沒帶。」

 

  「我沒有想到嘛……我有記得擦防曬。」躲在希美陽傘底下霙小聲反抗,「而且妳會帶啊……。」

 

  希美把鴨舌帽脫下改戴在霙頭上,薄外套也歸霙了,兩人一同走到觀眾席尋找久美子她們,久美子她沒看到,反而是先找到明日香、晴香、香織學姐等人,明日香看見希美便愉快地招手要她們過來,她們也是久美子約的。

 

  聽明日香她們說才知道久美子先去看學弟妹了,畢竟是剛畢業的學姊,高中學弟妹比較熟悉,陸陸續續熟面孔出現了,不過會參與遊行結束的聚餐只有夏紀、優子、梨子、後藤、麗奈、小綠等人。

 

  優子看見香織時理所當然首先衝過去打招呼,遊行開始前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近況,後藤梨子被問何時結婚,夏紀說自己大學生活無趣沒有多談,小綠說自己想談戀愛,但聯誼完總是沒有結果……希美則說自己雙主修的事情,得到大家祝賀,除了一個人例外。

 

  「神人,妳是想變成傳說嗎?」夏紀雙手指著希美,一臉戲謔。

 

  「什麼傳說?」希美莫名想笑。

 

  「妳不知道我們這屆因為十年中第一次得到全國金獎被學弟妹莫名崇拜嗎?要是他們知道妳的事蹟,一定會覺得妳是神人。」

 

  小綠點點臉頰,「這麼說起來,畢業後念音樂系的人,除了久美子、麗奈、霙學姊,現在還有加上希美學姊。」

 

  「久美子也是念音樂系嗎?」希美問。

 

  「她成績考不上東京,留在京都念。」麗奈出聲說明。

 

  遊行快開始久美子才回來,優子心滿意足地走到夏紀旁邊的空位,要不是怕擋到香織她才不想移動,目光餘角瞥到霙身上與穿著風格迥異的鴨舌帽和外套,不協調感油然產生,而遊行的開始沒讓她有時間去問。

 

  激昂的管樂飄盪在道路中,毒辣的太陽浸潤於音符裡成了青春的璀璨,稚嫩朝氣的學子張揚他們的年輕,輪到北宇治高中的出場,陌生又熟悉的繽紛服裝挑起眾人的青澀記憶,安靜地觀賞,學弟妹的身影彷彿投射著往日的掙扎、徬徨、不成熟,而眼下的她們已能夠笑著回顧。

 

  悄悄的,希美握起霙的手。

 

  Sun Fes遊行結束她們並沒有馬上離開,如夏紀所言,她們這屆變成傳說,因為瀧昇常常拿她們這屆鄙視學弟妹,一堆學弟妹聽畢業奪金的那屆有來,紛紛央求久美子讓他們見識見識,希美的事情還被夏紀加油添醋一番。

 

  「唉,生錯年代啊。」被晾在一旁的明日香感慨,惹得晴香、香織歡笑。

 

  學弟妹熱情向希美討教,希美當然不吝嗇,講著講著她想起霙,四處找看,發現霙周遭也圍著一群學弟妹,她驚喜霙的行為,看霙樣子沒有問題,她重新投入與學弟妹談話。

 

  「原來妳認識高中的學弟妹啊?」前往聚餐餐廳的路上,希美開口問。

 

  「之前大一暑假有被久美子找回去幫忙幾天,怎麼了嗎?」

 

  「沒有,我很開心而已。」

 

  她們吃的是義式料理,事先有訂位,店家留了一張長桌給她們,久美子有先分配位置,她覺得會活絡氣氛的人應該坐在中間,所以明日香跟希美得坐兩側中間,但到餐廳發現還沒說分配,大家居然神奇地按照她心裡所想的入座。

 

  明日香跟希美直接從中間挑選位置,可見多習慣聚餐。明日香左側開始坐著香織、晴香,右側開始坐著梨子、後藤、小綠;希美坐下來後,霙自然坐在她的右側,優子要坐香織對面所以坐在霙的旁邊,夏紀坐在優子旁邊,希美左邊兩個位置是久美子跟麗奈。

 

  餐點送上桌時,優子之前感覺的不協調感又出現了,她看見霙從餐點裡頭把不喜歡的菜丟在希美的盤子中,希美正在跟梨子聊天沒注意到。
 

  「霙,妳這樣不太好吧,趁希美不注意把不喜歡的食物丟給希美盤子裡。」優子小聲勸告。

 

  「不會啊,她習慣了。」霙不覺得哪裡不對。

 

  優子手肘敲了敲夏紀,湊過去附耳說,「我覺得怪怪的,霙今天帶的帽子跟外套完全跟衣服不搭,還有她剛剛把食物丟在希美盤子。」

 

  「有嗎?人家感情好,在東京念同一所大學常常吃飯,合理啊。」夏紀戳戳優子的太陽穴,「事情不要管太多,還有妳等下就不要把不喜歡的食物丟給我。」

 

  「不要戳我!妳好煩!」優子越這樣說,夏紀越故意去戳她。

 

  吃完飯,餐廳沒有限用餐時間,大家當然把握相聚的機會聊天,聊著聊著明日香記起她要希美跟她說感情狀態的事情,趕緊把話題從後藤梨子身上帶到希美那。

 

  「希美妳還記得我們在東京見面的事情嗎?」

 

  「記得啊。」

 

  「那時候霙來拜託我去找妳談談,說妳狀況不好,她以為是系所問題,結果卻是感情問題。」明日香前頭鋪陳一大段,往事再被提起,希美轉頭挑眉看向霙,現在的霙已經不是以前的她,她用小皺眉反擊回去,而明日香終於說出她的主要目的,「所以我說那個後來呢?妳跟妳喜歡的對象結果是?」

 

  大家目光聚焦在希美身上,說不好奇是假的。

 

  「我跟她交往了。」

 

  小綠連忙舉手,「學姊學姊教教我,我也想要談戀愛。」

 

  「我的經驗可能不太適合套用啊,我跟她認識很久了。」希美偷看霙的反應,很平靜,果然臉皮變厚了。

 

  「有沒有照片啊?可以給大家看看嗎?」明日香又提出一個要求,希美給她的反應很怪,表情變了變,轉頭去看霙。

 

  「妳介意嗎?」霙也在場,希美認為還是要詢問霙的想法,她不介意,不代表霙不介意。

 

  「不介意。」霙的回答比希美想得快速,她以為霙會停下來想一下。

 

  得到首肯,希美轉回去回答明日香,「不用看照片啦,她今天有來。」

 

  大家來回張望不懂希美的意思,突然久美子大叫了起來,她摀著嘴巴,聲音卻清晰地傳出來,「希美學姊、霙學姊……妳們在交往嗎?」

 

  兩人同步且幅度一致的點頭。

 

  全場安靜五秒鐘左右,那五秒鐘在吸收得到的最新資訊。

 

  「原來如此啊。」明日香吐出這一句話,原來,她又變成牽線人。

 

  「這事情妳怎麼沒跟我說啊,我剛剛會不會學姊們尷尬……。」久美子把整張臉遮起來。

 

  「我沒注意也不知道。」麗奈默默等待久美子自我調適。

 

  晴香與香織若有所思,卓也梨子小綠恢復反應後,也覺得好像沒什麼。

 

  「妳們!怎麼敢說出來!」反應最激動的人是優子,她站起來問希美跟霙。

 

  希美是當優子一時接受不了,「這沒什麼啊。」

 

  「對啊,雖然一開始知道有點驚訝,想想也沒什麼問題。」梨子發言附和希美,卓也跟著點頭。

 

  「好了啦。」夏紀把優子拉回座位,沒好氣地說,「這是希美跟霙的事情,妳激動什麼,又不是我們……」夏紀說到咬舌頭,大家依然聽見關鍵字,等到優子摀住夏紀嘴巴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吃過優子口水,連說錯話的方式都一樣。

 

  經過希美跟霙的宣言,知道優子夏紀是一對她們也不意外了。明日香把目光移到久美子跟麗奈。

 

  「學姊怎麼了嗎?」麗奈被盯地不自然。

 

  「我在想妳們坐同一排,會不會也接著爆出什麼好玩的事情。」

 

  「學姊妳多想了……。」

 

  聚會依舊快樂地進行,大家沒有因為她們說的話而討厭或厭惡,還意外收穫夏紀與優子的事情。時間匆匆流逝,聚會結束了,大家各自離去,希美感慨離別,又期待下次見面大家的變化。

 

  在前往車站搭車的路上,希美才恍然一件事情,「啊,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妳昨天罵我笨蛋了。」她認真著告訴霙,「霙……我有想跟妳在一起一輩子。」

 

  「太晚了。」對於希美遲來的話,霙笑意盎然地回答。

 

 

  -

   怕筆力不足,附上座位表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拾貳業 的頭像
拾貳業

樹洞集散地

拾貳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